您的位置 : 四川快乐12开将结果 > 最新資訊 >

四川快乐12走势图预测号码:《一世縱寵:顧少的掛名嬌妻》(杜若玖顧行止)小說閱讀夜中月 杜若玖顧行止小說全本

四川快乐12开将结果 www.qrxogz.com.cn 時間:2019-05-23 20:53:54編輯:彭約禮

小說《一世縱寵:顧少的掛名嬌妻》講述杜若玖顧行止之間的故事,提供杜若玖顧行止小說閱讀,作者:夜中月,結局不蔓不枝,言辭犀利,觀念明確,蕩氣回腸,內容情節扣人心弦,簡明扼要,文筆新穎,這里提供杜若玖顧行止小說章節,杜若玖顧行止小說名稱是《一世縱寵:顧少的掛名嬌妻》,一世縱寵:顧少的掛名嬌妻小說思路開闊,...

《一世縱寵:顧少的掛名嬌妻》小說簡介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世縱寵:顧少的掛名嬌妻》的小說,是作者夜中月傾心創作的一本總裁豪門風格的小說,下面小編為大家帶來的是這本世間有你深愛無盡小說的免費閱讀章節內容,想要看這本小說的網友不要錯過哦。賀子商看了看時間,那本該是儒雅淡然的臉上,此刻卻是略帶著一絲焦急,眉間也是深鎖。雖如此焦慮,但賀子商也沒失了風度,他言語間不缺禮貌,說道:“若玖,事情比較緊急,我們能否先離開這里再說?”杜若玖淡淡地掃......

《一世縱寵:顧少的掛名嬌妻》 第九章 騙錢的 免費試讀

賀子商看了看時間,那本該是儒雅淡然的臉上,此刻卻是略帶著一絲焦急,眉間也是深鎖。

雖如此焦慮,但賀子商也沒失了風度,他言語間不缺禮貌,說道:

“若玖,事情比較緊急,我們能否先離開這里再說?”

杜若玖淡淡地掃了他一眼,倏地起身,將手中的紙巾揉成一團,隨手拋到廢紙簍中。

一個轉身,二話不說便往門口走去,柔順且烏黑如墨的長發在半空中輕甩出一個弧度,拂起一陣淡雅清香。

賀子商一愣,反應慢了一拍,此時杜若玖的背影已消失在門口,只余了蓮香繞鼻。

他怔了一下,隨即立馬起身,嘴角帶著苦笑,匆匆追去。

片刻之后,兩人已經坐在車中,淹沒于車流之中。

賀子商手握方向盤,眼角余光卻是忍不住,瞥向端坐一旁的,那清瘦淡雅如蓮的倩影。

從見面到現在,這個女子都十分出人意料。

“請賀先生專心,我還不想喪命?!?/p>

那清麗的聲音淡淡地響起。

賀子商猛地回過神來,尷尬地收回了不聽話的視線,“專心”地注視著前方。

“咳咳,是這樣的,我想,我有必要向若玖解釋一下情況?!?/p>

一個紅燈,賀子商將車停了下來,側臉再次看向杜若玖,說道:

“我有個發小,他父親得了怪病,現在在醫院里。剛剛我接到電話,說是他父親的情況不是很好,托我找人?!?/p>

杜若玖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但是眼眸專注,顯是正認真聽著。

“事實上,那位朋友是想讓我請周叔叔過來,但是現在他父親情況緊急,恐怕周叔叔現在趕過來也來不及?!?/p>

說到此處,賀子商頓了頓,隨后看向杜若玖,說道:

“我從周叔叔那里聽說若玖的醫術不在他之下,所以……”

“可以?!?/p>

賀子商話未說完,杜若玖便果斷答應,毫不遲疑。

賀子商本來準備了一大堆的話,現在就這么卡住,看著杜若玖的眼神糾結了一瞬,隨即將臉轉過來,默默地踩下了油門。

情況真的是十分緊急,一路上,賀子商闖了幾個紅燈,沒多久就到了醫院。

兩人馬不停蹄,直接往樓上走去,到達一間病房門口的時候,聽見里面傳來說話聲。

說話的人語氣中帶著一絲諂媚。

“韓局長放心,我肯定能治好您父親?!?/p>

這話說得得意又肯定。

賀子商直接推門而入,這是一間高級病房,設備豪華,偌大的病房中一共有四個人。

病床上一位老人正直挺挺地躺著,臉色青紫,嘴唇發白,看著就不太好。

兩個白大褂,其中一個是個年輕人,應該是個實習醫生,他雖然守在病床邊,不過心思卻顯然落在了別的地方。

手中抱著一塊記錄板,眼睛望向另外兩個人,耳朵都豎了起來。

只見另外一邊站著個穿著白大褂的中年人,臉上的笑容帶著討好之意,正在跟一位高大挺拔的男子講話。

“吳醫生,麻煩你了?!?/p>

那個高大的男子輪廓硬朗,氣質沉穩,臉上沒有什么表情,沖著面前的這個中年醫生微頷首。

注意到門邊的動靜,這個高大男子側首看來,銳利的視線掃過,極具壓迫力,空氣讓人窒息。

原本站在旁邊的中年白大褂不自在地后退了一步,伸手將自己的領子扯開了一些。

不過,饒是面對如此強大的氣勢壓迫,進入房間的兩人都沒有受到絲毫影響,眉頭都沒有動一下。

賀子商向高大男子走過去,杜若玖慢了一步,蓮步輕移,徐徐跟在后面,神態自在悠閑。

吳醫生跟高大男子說完話之后就轉過身來,看見這兩人的時候,頓時就是一愣,眉頭皺了起來,板著臉,順口慢吞吞地問道:

“你們是誰?現正看診,非家屬不得入內?!?/p>

杜若玖落在后面,清冷的眼眸掃過這個吳醫生身前的胸卡,主治醫師吳康來。

“吳醫生,這位是我的朋友,等同家人?!?/p>

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是那位高大男子出聲。

聽見高大男子這么說,吳康來臉上的神情頓時就是一變,嘴角帶出諂媚而討好的笑,連聲說道:

“韓局長說的是,說的是?!?/p>

遂站到一邊,趁人不注意地擦了擦汗。

這種問話本是慣例,有人來看病人,除了家屬,都有理由擋在門外,這種時候,就要這么問問,然后順理成章地收“入門費”。

吳康來到了這個現在這個位置,早就已經看不上這點小利了,但是過往的習慣卻沒改過來。

“子商?!?/p>

高大男子向賀子商微頷首,那銳利的眼神在觸及自己好友之時也不免緩和了少許。

及至杜若玖,高大男子眼中光芒一閃即逝,問道:

“這位是?”

“濤,你不是托我找周叔叔么,但他趕不過來,于是我找來他的弟子,杜若玖?!?/p>

面對高大男子,賀子商臉上浮現出關心的神情,簡單地介紹道。

高大男子遂看向杜若玖,神情不變,語氣禮貌卻疏離,道:

“杜小姐,你好,我叫韓濤?!?/p>

也是相當簡單的自我介紹了。

杜若玖目光清冷,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濤,周叔叔跟我說過,若玖是他最得意的弟子,醫術極佳,你不如讓她看看?!?/p>

賀子商在一邊解釋為什么出現的不是周鶴亭,而是杜若玖。

但是賀子商并沒有見識過杜若玖的醫術,因此語氣中的說服力不夠。

不過,杜若玖可是周鶴亭的弟子。

周鶴亭是什么人?醫學界的泰山北斗!能被他稱贊的人會是庸才么?

賀子商想了想,正欲再次開口,冷不防被打斷。

“哼!”

吳康來在旁邊聽得清清楚楚,眼中閃過一抹警惕。

事實上,吳康來是這家醫院的院長,自從他上任以來,背地里沒少利用職權收受賄賂,金額是越來越大。

到了最近,風頭有些緊,而吳康來除了收受賄賂,還做了其他的勾當,眼看兜不住了。

恰巧這個時候,醫院收來一位突發急病的老人,其兒子竟然是警察局長韓濤!

這一場雨下得可真夠及時的。

吳康來當即決定親自替老人家看診,治好了病,韓濤能不照拂他一二?

雖說吳康來當上院長之后,忙于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已經很久沒有替人看病,但是他對自己的醫術有自信!

眼見此次牢獄之災即將化解,說不定有了韓濤做后盾,他飛黃騰達指日可待。

美好的未來近在眼前,哪知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吳康來冷哼了一聲之后,面色不善地瞥了杜若玖一眼,陰陽怪氣地說道:

“這位小姐看著,倒不太像是有診療經驗的樣子?!?/p>

杜若玖看著年紀不大,瘦瘦弱弱。

看見杜若玖這副模樣,吳康來眼中閃過一抹安心的神情,繼續說道:

“我知道有些年輕醫生因為天賦好,就以為自己可以上天了。但是年輕人嘛,難免急躁,見識又少?!?/p>

吳康來一邊說,一邊注意韓濤的舉動。

不過,后者只是靜靜地聽著,沒有開口的意思。

吳康來眼中閃過一抹精光,接著說道:

“韓局長父親的病是突發性質的,非得有經驗的醫生來看不可,恕我直言,這位小姐看著好像還欠缺了點?!?/p>

賀子商在一邊聽著,微微皺了皺眉,眼中閃過一抹不悅,旋即擔心地向杜若玖看去。

只見杜若玖站在一邊,眼眸清冷,面無表情,就好像沒有聽見吳康來的話一樣。

吳康來自從當上院長之后,身邊的人哪個不是小心恭維著,憑他說什么,都得接著。

可杜若玖這一臉冷淡,分明就是不給面子。

吳康來眼中浮現一抹怒火,唇角顫了顫,往下拉著,斜眼睨著杜若玖,語氣嘲諷。

“我們醫院的醫生全都獲過獎,本人更是有無數成功的病例,根本就不需要他人在這里搗亂?!?/p>

說著,他又看向沉默的韓濤,笑著說道:“韓局長,聽說您之前也去過別的醫院,但是都不奏效?!?/p>

聽見吳康來的話,韓濤沒有說話,不過許是想起了什么,眉頭緊緊一皺,旋即松開。

吳康來本來也需要韓濤說話,他臉上帶笑,只不過,笑容中透著不屑。

“那些,都是些沒有什么真才實學的江湖郎中,沒有什么真本事,所以才對這種病癥束手無策?!?/p>

吳康來的聲音很大,似乎是想要說給在場的某個人聽。

“我知道您沒有辦法,聽聞某些有名氣的所謂專家,想請來看看,殊不知,真正出名的好醫生,都在我們醫院,其他的,都是些漿糊?!?/p>

“有些人為什么不敢來呢,就是怕治岔了,所以就派所謂的弟子來,萬一糊里糊涂治好了,最好不過,治不好,也能推脫?!?/p>

說著說著,吳康來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臉上現出浮夸的慨嘆表情,好像真的是因為這個憂心。

“難怪您會受騙,這都是慣用的伎倆了,這種江湖郎中,就是騙錢的,自己開不了醫院診所,逮著機會就往醫院鉆?!?/p>

吳康來下巴微微抬起,眼睛瞇成了一條縫,雙手背在身后,臉上是嘲諷的神情。

在場的沒有傻子,都知道他在諷刺誰。

賀子商臉色微沉,眉頭微微皺起,眼睛一瞇,正欲開口。

“嗬嗬……嗬……”

恰在此時,病床那邊傳來了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