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四川快乐12开将结果 > 小說庫 > 短篇

更新時間:2019-05-23 07:15:00

婚寵100天:嬌妻,請投懷送抱 連載

四川快乐12专家今天推荐号:婚寵100天:嬌妻,請投懷送抱

四川快乐12开将结果 www.qrxogz.com.cn 來源:顧芷溪花流景 作者:半妝分類:短篇主角:顧芷溪花流景

顧芷溪花流景小說書名是《婚寵100天:嬌妻,請投懷送抱》,小說講述顧芷溪花流景之間的故事,該小說名字叫做《婚寵100天:嬌妻,請投懷送抱》,小說身臨其境,十全十美,博學多才,非常精彩,主角是顧芷溪花流景的小說名字是《婚寵100天:嬌妻,請投懷送抱》,小說講述顧芷溪花流景之間的故事,半妝原創小說《婚寵100天:嬌妻,請投懷送抱》,.........展開

本書標簽:

精彩章節試讀:

《婚寵100天:嬌妻,請投懷送抱》小說簡介

主人公叫顧芷溪花流景的小說是《婚寵100天:嬌妻,請投懷送抱》,它的作者是半妝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她偶然撿了X市叱詫風云的花大少,沒想到忠犬變惡狼,還咬了她回去當夫人,她從千金淪落成野種,被他高抬成了花夫人,又一朝墜入無邊地獄,他寒冰的眸懾魂:你心思算盡就為了這張破紙?她也笑:當然不,我還要給肚里的那個找個新爹。...

《婚寵100天:嬌妻,請投懷送抱》 第一卷: 第8章 男人越老,心越貪 免費試讀

眾人面面相覷。

顧芷溪突然跳起來,抱住其中一個男人:“哥哥,你帶我走吧,我不想留在這里,我嫁給你好不好?她每天晚上都來找我,要我償命,我好怕啊……“

男人驚慌不己的扯開她,顧芷溪又奔向另一個男人:“哥哥,你抱抱我,她就在我身后,你快抱抱我??!”

屢次三番,男人們眼里閃過厭惡,紛紛放下酒杯離開了。

傭人一頭熱汗的拿著面具跑回來,看到顧芷溪洋洋得意的把桌布從頭上摘下來。

大小姐一向不按章出牌,傭人己經習慣,默默的走過去把面具遞給她。

顧芷溪搖頭:“不用了,解決了?!苯褳聿換嵊腥魏蔚哪腥碩運行巳ち?,也許,往后都不會有了……

吹了聲口哨,正要離開,突然瞄見陽臺露臺的角落里還會著一個人,那人背對著她,背影寬闊,手里端著一杯紅酒,漫不經心的品著。

竟然還漏了一個,這個男人是什么時候過來的?

算了,一不做二不休,統統解決掉就完事了。

顧芷溪把桌布往頭上一披,裝瘋賣傻的走過去:“哥哥,好哥哥,你快看看我啊,我一個寂寞死了,你快來抱抱我吧?!?/p>

她搖搖晃晃走過去,布紗下的臉忍著笑,嬌嫩和手指搭上對方的肩……

男人手上的動作微微一停,紅酒在燈光下蕩出一圈圈瀲滟的紅光。

女人微涼的發絲擦上他脖頸最柔嫩的皮膚,伴著一道幽香,細嫩的手臂從后面環抱住他的肩膀,軟軟的氣息游過來:“哥哥~我好怕啊,她要殺我,她要殺我,你快帶我離開這里~”

男人隱在暗處的唇角悄無聲息的揚起,輕輕將手里的酒杯放下。

顧芷溪有些納悶,這男人怎么不按章出牌,一點反應都沒有,不是傻了吧?

正要起身,手腕烙上滾燙的溫度,一個天旋地轉,待她回神,她正穩穩當當的坐在男人的腿上,男人的大腿結實有力,硌得她發疼,她輕嘶一聲,就要掙扎。

突然想起自己還是個瘋子,只得繼續做戲:“哥哥,你幫我把她殺掉好不好?我們一起把她殺了?你看啊,她就在你身后,掐著你的脖……”

后面的話歸于無聲……

顧芷溪一雙眼眸瞪大,看著頭頂的俊臉。

這是一張足以令人神魂顛倒的臉,眸子黑而深,好似把所有的光茫都吸進去,鼻子又挺又直,顯得眼窩極深,劍眉濃而黑,連嘴唇的形狀都美好的無可挑剔……

她下意識的咽了下口水,視線不由的往下,堅毅的下頜,突顯的喉節,下頜淡青色的胡茬……所有的一切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性感。

男人手上的溫度從她的手腕上一直傳來,燙得她無所適從……

排除這男人的美色……她怎么覺得這男人眼熟的不行?好像在哪見過……

在哪呢?

花流景眸子半垂,也在打量著懷里的小東西。

她少有這樣乖巧的時候,雖說蒙著破紗巾,那皎美的臉還是看得一清楚,連她征仲的神情都無處可逃。

之前的兩次要么在黑暗里,要么離的遠,這么近距離還是第一次,原來小狐貍長了張令男人血脈噴張的臉。

他不知為何感覺愉悅,像是原本想討個桃子,一打開竟然是個鮮嫩多汁的水蜜桃,令人無比滿足。

那小臉此時堆滿了驚訝,誘人的紅唇微微張著,簡直在向他發出無聲的誘惑。

他執起她嬌嫩的小手,送到唇間輕輕一吻,目光如烙鐵看得人混身發熱:“這么美的手怎么能沾血?在下自然愿意代勞?!?/p>

顧芷溪迅速回神,惱羞成怒的抽回神,卻推不開男人的懷抱,羞憤不己:“你是誰?”

“我是……”余光瞄到一樓那顆行走的‘桃花樹’,他莞爾一笑,壓低了聲線,嘶啞,低沉,“方宇最,方少爺的保鏢?!?/p>

顧芷溪猛的一僵,瞳孔放大,這個聲音……

花流景意味深長,耐心的等著她的反應。

一秒,兩秒,三秒……

“臭流氓……死變態!戀足癖!原來是你!”她指著他,不可思議。

怪不得她看他眼熟,原來他就是賓館的那個死變態!他竟然還敢到顧家來,方宇陽?方宇陽又是誰?她不管,他們一個,不兩個都得都給她去死!

男人的手還烙在她的腰上,她早就見識過男人的力量,此時只有求助傭人,傭人卻好似沒看到她的求助,一副恭敬的神態,躲在一邊。

“放開我,你知道我是誰嗎?這里是哪里嗎?!”在賓館她不能奈他,這里可是顧家,是她的地盤,諒他也沒那么大膽!

花流景聞聲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更何況顧小姐瘋病發作,我幫忙制止,顧老爺謝我還來不及,怎么會怪我?”

顧芷溪一征,又是一僵:“你,你都看到了?!”這男人,竟然全程偷窺她!

想起顧青云就在樓下,為免聲張,她只能咬住牙關:“你先把我放開,只要你不說出去,要多少錢直說!或者你不要錢,有什么要求?”

又是錢,這女人好像遇到什么問題都會用錢來解決,他突然起了逗弄的心。

“任何條件?”花流景輕輕咬著這幾個字,那笑說不出的意味深長。

“死變態,你又在想什么?”顧芷溪混身寒毛乍起,警覺道,“你敢提什么變態的要求,我現在就讓人把你浸了豬籠沉到湖里!”

好一只囂張的小狐貍,連求人都求得這么張牙舞爪。

可他偏喜歡看她被揉捏的無可奈何,欲泫欲泣,暴跳如雷的樣子,說他惡趣味也好,說他無聊也罷,好不容易遇到這么一只未馴服的小東西,他的確有些心癢。

“即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辭了?!蹦腥慫蛋?,雙手一送將她穩穩的放到地上,隨即站起身。

顧芷溪驚訝的發現這男人比那晚上看上去還要高,足有一米八七左右,她一六七的身高在他面前都顯得無比嬌小,只能仰頭看他:“等等,你要去哪?”

花流景一彈袖口微不可見的灰塵,露齒一笑,這一笑,冰封的眉,薄涼的面都化開,猶如三月春景,美不勝收,她微一失神,聽他道:“自然是去告知顧老爺顧小姐的病情?!?/p>

“不許去!”她想也想上就挽住他的手肘。

讓顧青云知道她還能活?怕是這一個月她都要住在那個黑不見五指的密室里了,她急不可奈道:“二十萬!現金!”

“顧小姐,有病就要醫……”

“四十萬!”她這個月的零用錢還有一百多萬,她省一省,再賣輛車子也就夠了。

花流景只淡笑不語。

“大叔,你想清楚,你做個保鏢一個月才有幾個錢?四十萬夠你做一年了,小心這四十萬也打了水漂,人心不足蛇吞象,不要得寸進尺!”她咬牙切齒,一雙眼亮的驚人。

花流景不由的抬手,微涼的指間擦過她的嫩滑的臉蛋,她猛的退了一步,張嘴要咬,他及時的抽回,眸子瞇了瞇,閑適的笑了:“顧小姐不了解男人,男人,都是越老,心就越貪?!?/p>

猜你喜歡

  1. 總裁小說
  2. 都市小說
  3. 言情小說
  4. 耽美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