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四川快乐12开将结果 > 小說庫 > 靈異

更新時間:2019-02-21 01:47:16

寵妻閻羅太黏人

四川快乐12开奖直播现场:寵妻閻羅太黏人

四川快乐12开将结果 www.qrxogz.com.cn 來源:陸承凜張思霓 作者:緋千靨分類:靈異主角:陸承凜張思霓

文章辭藻華麗 ,文風幽默,作者文筆極佳,陸承凜張思霓小說的書名叫《寵妻閻羅太黏人》,這里提供陸承凜張思霓小說閱讀,帶您一起賞讀小說《寵妻閻羅太黏人》,這里為您提供寵妻閻羅太黏人陸承凜張思霓小說閱讀,陸承凜張思霓為主角的小說叫《寵妻閻羅太黏人》,小說匕首投槍,人物豐滿 ,懸念迭起,.........展開

本書標簽:

精彩章節試讀: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陰歷十月初一是我的24歲生日,人在本命年的時候總容易遇到一些衰事。

原本我是想要低調的度過自己的第三個本命年,但是我最好的閨蜜聞悅藍說什么都不同意,要給我舉行一個隆重的生日PARTY。

我沒拒絕,她們是她們的熱鬧,我享受我的寂寞。

在我十二歲生日那年,父母因為車禍過世,留下我和爺爺相依為命。

所以對于生日、尤其是本命年生日,我總有種本能的畏懼。

但我這個人天性懶散,又不懂得拒絕,從某種意義上說,在朋友的簇擁之下,內心深處的寂寞能夠漸漸被融化,所以我貪婪的享受著這份友情。

以至于總是刻意忽略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

果不其然,聚會結束后,當我和幾個不過是微醺的朋友一起過馬路的時候,整個人驀地身體被高高拋起。

頸間一直攜帶的護身玉蟬同樣拋起,不知道是反射霓虹,還是其他什么原因,充滿了光怪陸離的感覺。

車禍?我下意識的緊閉雙眼,有種死亡的絕望,才陡然想起來,爺爺似乎說過,在我生日當天,絕對不能離開學校半步。

下落的過程不知道是否因為瀕死而無限期延長,我覺得我的感知發生了錯誤。

可是直到著落,卻沒有意料之中的疼痛,就仿佛跌落在人形肉墊一樣。

我驀地睜開雙眼,四肢攀附在一個平躺的昏睡的男人身上!

這個男人穿著紅色婚服,黑色長發如墨,宛如神袛般俊美的容顏,讓人一看忍不住覬覦造物主的偏頗。

但我卻顧不上欣賞,腰勒得幾乎喘不過氣來,我低頭一看,腰間是一條黃金瓔珞,上面連綴著一片片玉片,就仿佛,仿佛死人穿的那種金縷玉衣,鑲嵌在紅色嫁衣外,顯得耀眼奪目。

我頓時傻眼了,不過是一場車禍,到底是怎么稀里糊涂的完成換裝?

一種侵入骨髓的寒意襲來,這里是哪里,發生了什么事情!

用力的咬著自己的手腕,疼痛是真實的,閉上雙眼再睜開,這詭異的一切并未消失。

“這么著急和本君圓房嗎?”

低沉的讓人酥麻的男聲響起,有種蠱惑人心的力量。

我渾身僵硬,狼狽坐起來,躲開他的視線朝四周張望,頓時覺得自己的人生簡直被顛覆了。

我和那個男人,竟然是在一座棺材上,就算墊了一層著鋪金疊翠的錦褥又如何,重點是這是棺材!

我訕訕的,擺出有些僵硬的誠懇的笑容,“我只是想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男人精致魅惑的桃花眼一凜,我覺得我的腰身頓時被對方的手勒緊,我們之間的距離無限期接近,以至于我的胸部沉甸甸的按壓在對方胸前,復雜的嫁服在他掌心不斷被卸掉,很快我身上竟然只剩下一件肚兜……

“不準走,你是本君的女人!”男人的手在我光裸的背脊上有些急躁的磨蹭著。

“什么……等一下,嗚嗚……”他是什么意思?我根本不認識他!

可是男人竟然可惡的直接將舌頭伸進來攪動吮吸起來。

舌尖和口腔的酥麻,連帶著靈魂的戰栗,這已經不是單純的吻,讓我瞬間腦海中一片空白。

直到被吻得喘不過氣來,我才反應過來自己應該反抗,試圖用力推開身上的男人。

他宛如山巒般無法撼動,偏偏掌心卻如同春風般撫摸著我的身體,一種無法形容的戰栗流淌過我的四肢百骸。

我卻沒有任何享受的感覺,一種屈辱和憤怒襲來,讓我直接屈起膝蓋,朝著對方的下腹直直頂撞。

男人顯然早就提防我的動作,手直接按住我的腿,控制了我的動作,然后肆無忌憚的向上撫摸,“這么迫不及待嗎?”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那個**男人早就被我千刀萬剮。

“既然不喜歡這種方式,我們就直接進入正題吧!”男人舔了舔略顯干澀的薄唇,,我不能否認,他的動作優雅而魅惑,帶著上位者的某種尊貴。

我氣喘吁吁的說著,“你到底是誰,再不停下來我就不客氣了!”

“這就由不得你了!”

男人以吻封緘,我的心臟頓時漏了一拍。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沉淪,也無從比較男人的技巧到底是不是出類拔萃,當大腦幾乎窒息的時候,我感覺到了他略低的體溫,不禁打著寒戰。

身體在充滿耐心的愛撫和撩撥下,漸漸變得陌生和混亂起來,從下腹開始燃燒著一團火焰,不斷往上沖擊著燒灼著我的理智,隨時可能崩塌一般。

胸前的酥麻不斷傳來,卻極力抗拒著陌生的歡愉,腳趾開始痙攣的抽搐,雙手插入對方宛如錦緞般的黑發中,那觸感實在是讓人沉迷,但是,但是我應該反抗啊……

“告訴本君,你的名字!”

“張……張思霓……”我覺得我一定是瘋了,為什么這樣聽話。

他驀地停下來所有的動作,雙手宛如翩飛的蝴蝶一般上下飛舞,一道道金色的符箓迅速編織成為一幅亙古的圖案,他的聲音宛如從九幽之處降臨一般。

“本君陸承凜,今日與人間女子張思霓結為夫婦,天地為媒,幽冥為證,死生契闊,與子偕老!”

話音剛落,我只覺得自己被一團暖洋洋的金色光芒包裹著,仿佛一瞬間和這個男人有著某種程度的溝通和契合。

一時間,竟有些鼻酸。

“我們可以繼續了!”男人俊美無儔的容顏仿佛掌控天地的神袛般尊貴睥睨,他的眼神,卻有著一絲溺人的溫柔。

我一瞬間有些沉淪,或者說是遲疑,我覺得我的大腦宛如一團漿糊,平素那些被朋友們稱道的精明冷靜全部化為烏有。

已經二十四歲的成熟身體,第一次感受到了某種貪婪的渴望,他的掌心仿佛帶著火焰般不斷點燃我,一種血脈賁張的饑渴席卷而來,讓我無力反抗。

隨后,身體陌生的撕裂疼痛襲來,以至于我渾身都開始僵硬起來,不知道到底是期待還是悵然。

“放松點,很快就舒服了……”那個自稱陸承凜的男人顯然也不好受,他臉龐上的汗水一滴滴落在我胸前,讓我的身體微微戰栗。

“嗯……”陌生的嬌媚**傳入我的耳中,仿佛我的內心開始分裂,這個享受貪欲的女人絕對不是真實的我!

“用你的腿圈住本君……很好……”男人直接現場指導,我該死的竟然照做!

兩個人身體更加緊密起來,男人一直充滿克制的在等我適應,我忽然覺得,他應該是在憐惜我的第一次。

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心底蔓延開來,我逃避的緊閉雙眼,不敢看他,內心的藩籬卻在不斷崩塌。

“該死,別亂動!”

我只是略微扭動了一下腰身,身體的疼痛根本無法讓我太過放肆,可是他卻失控的開始起伏馳騁起來,然后無法形容的痛并快樂宛如潮水席卷了我。

直到最后極致的巔峰降臨,我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思霓,思霓!”

迷蒙中,我聽到有人帶著哭腔在叫我。

我努力的想要睜開雙眼,果然看到悅藍充滿擔心的看著我,瞳孔中充滿血絲。

四周是雪白墻壁,應該是醫院病房。

“我怎么會在這里……”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嚇了一跳,宛如被砂紙磨蹭過一般。

“思霓,你已經昏迷三天了,那天出了車禍你還記得吧,我們趕緊打120送你來,那個該死的肇事車輛已經跑掉了,你嚇壞我們了!”悅藍擔心的看著我,摸著我的額頭。

三天……可是在我的印象中,似乎只過去了幾個小時而已。

“樂媛和希希剛走,張爺爺傍晚會來,你覺得怎么樣!”悅藍起身關切的說著,讓人窩心。

之前和那個陌生的紅袍男人一幕幕激烈的交纏歷歷在目,我咬著唇,有些茫然的問著,“我一直在醫院嗎?!”

“是啊,你渾身多處軟組織擦傷,腦震蕩,腿部還有骨裂,幸好沒有骨折!”悅藍這個溫柔似水的金陵姑娘有著和我類似的豁達性子,此刻也紅了眼眶。

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但是既然悅藍說我一直在醫院,那么之前發生的那段繾綣,應該只是春夢而已。

事如春夢了無痕!

我也索性放下。

這時病房門被推開,在護士和家屬的協助下,住進來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姓藺,也是因為車禍受傷,腿部骨折。

跟隨她而來的是一對年輕男女,有著相似的容顏,想必是她的孫輩。

“你好,請問開水房在哪邊!”年輕女人自來熟,對悅藍道。

“在那邊,我陪你一起去吧!思霓,我去幫你找醫生!”悅藍起身說。

相關內容推薦:

猜你喜歡

  1. 總裁小說
  2. 都市小說
  3. 言情小說
  4. 耽美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