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四川快乐12开将结果 > 小說庫 > 職場

更新時間:2019-05-21 07:13:53

總裁長情:萌妻求上門 完結

四川快乐12福彩走势:總裁長情:萌妻求上門

四川快乐12开将结果 www.qrxogz.com.cn 來源:白若櫻厲烽 作者:思香人分類:職場主角:白若櫻厲烽

小說蕩氣回腸,扣人心弦,精妙絕倫,劇情飽滿,《總裁長情:萌妻求上門》小說是一本職場小說,白若櫻厲烽小說書名是《總裁長情:萌妻求上門》,該小說名字叫做《總裁長情:萌妻求上門》,小說韻味無窮,讓人眼睛一亮,韻味無窮,白若櫻厲烽小說叫做《總裁長情:萌妻求上門》,名字叫做《總裁長情:萌妻求上門》的小說,.........展開

本書標簽:

精彩章節試讀:

《總裁長情:萌妻求上門》小說簡介

精品小說《總裁長情:萌妻求上門》由思香人傾心創作的一本總裁豪門類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白若櫻厲烽,書中主要講述了:家里破產,男友劈腿,白若櫻一酒瓶子扔出,要砸爛這該死的生活!豈料,卻砸錯了車,惹上商界最冷酷的王!白若櫻:我要錢沒有,要命……不給!他:不要錢,也不要命,我只要你。白若櫻:咦,好像哪里不對?他邪笑:要錢要命不過一時,而他,要的是她的一生一世!...

《總裁長情:萌妻求上門》 第8章 偷心 免費試讀

“厲烽,你瘋啦?”終究被放開了口,白若櫻立馬厲聲大罵,她的手指甲全不留情地掐入他的脊背,澄澈透明的眼眸非常鄙夷地瞠著他。

襲來的煎熬讓厲烽眉心一蹙,理性從新回至腦海,瞧著身底下鮮唇被吻得嬌艷yu嘀,衣衫被揪扯的綾亂不堪的女人,他才覺察到自己做了啥。

他居然就如此對一個女人產生情yu,還這般不可抑制,這類連自己都失去掌控力的感覺非常不好,他不可以被任何yu望掌控,因為他要掌控所有的yu望,包含旁人的!

白若櫻不曉得他蹙著眉在想什么,但這是她奔逃的最佳時刻,她咬緊牙關,憋足了勁沖他的關鍵部位踹過。

她原覺得一擊必中,可不知是他早已預料,還是他反應速度太彪悍,恰在腳落下的一刻,他立起身,一腳落空,她窘迫地僵在原處,而他微微瞧著綾亂的她。

“真夠陰毒的!”

“你!”白若櫻咬牙,你真夠變態!

“床也暖了,走罷!”厲烽雙掌枕在后腦勺,半閉著眼眸悠閑地蓄精養銳來,似乎方才發情到瘋癲狀態的禽獸壓根不是他一般!

這轉圜來得莫名其妙,白若櫻懵在那兒,不知如何反應。

他張開眸子,眸底恢復了以往的沉靜,眸尾輕輕蹙起,有些妖冶地瞧著她,“你倘若還未學會暖床的話,我可以再言傳身教一下!”

不得不坦承,他對她的xing趣真的非常濃,濃到失去掌控力,愈是如此他愈不要,因為他才是該掌控所有的人!

白若?;汗窶?,等不跌扯上衣裳,趕緊往床下跑。

“等等!”他大掌一伸,把她揪住,“你只可以睡在這兒!”

“為什么?”白若櫻險些尖叫,她好容易脫離獅口,還要在獅口邊逗留,她瘋啦?

“唯有這個房間拾掇過,還有我不想明日仆人來時瞧見什么!”厲烽知道留她在這,被折磨的人是自個,可姥姥急于他成家立業生子的心迫切,他不想這事出任何是非!

“可是我……”

“睡地板!”厲烽伸掌一指,是床沿名貴的土耳其地毯,決不比普通的床差,容不得白若櫻再多言,他一個棉枕甩下來,“冷氣!”

白若櫻才發覺,整個臥房熱得可以蒸桑拿了,她全身都濕了個透,乖巧把冷氣調回制冷模式,她裹著薄被瑟縮離床最遠的邊沿,她要與虎狼共室一晚,天啦嚕!

……

與虎狼同室,一晚沉靜,白若櫻揉著眸子怎么都不敢信這是真的,莫非這男人的病是間斷性發作的?

用完傭人預備的早餐,厲烽瞅著她仍處于不敢信的狀態,猛不防一笑,“怎么?令你的有所期冀落空了?”

白若櫻臉一拉,才覺察到自己有多蠢,莫非她還真的有所期冀不成?拍了拍不大靈光的頭,趕緊把所有衣裳拾掇成一個大包趕往度假山莊。

厲烽瞧在眸中并未說啥,把她送進療養室與姥姥閑聊了幾句便離開了,直至晚餐才回來,一入花苑便瞧見令他周身輕松的一幕。

姥姥坐在夕陽下,笑狹狹地瞧著邊唱邊跳的女生,連褶皺都寫滿了愉悅,見到他趕緊招手,白若櫻順著老太太的目光回首,恰巧瞧見他唇角滿滿的笑紋,肢體行動霎那僵在空氣中。

“原來你如此多才多藝??!”厲烽好笑,連兒歌都可以唱!

“你可不要小瞧了這丫頭,除卻空姐她還是幼教呢!”姥姥拽著厲烽瞧她,如何看如何順眼。

用過晚餐,白若櫻膩在老太太邊上,“姥姥,今晚我陪你睡罷,你瞧我衣裳都帶來了!”

目的終究暴露了,厲烽只冷眼瞧著,啥都未說

“這怎可以呀?陪著我一個老婆子有啥好的,應當讓阿烽多陪陪你,他平日工作總是忙,難得有空閑!”

“姥姥,你就依我罷,我跟厲烽經常碰面,而跟姥姥您才難得碰面呢,且我就是來看您的,倘若跟他去風花雪月了,也太不孝敬了!”

“行行行,只須阿烽舍得放人,老婆子我是求之不得??!”

說著,倆人都望向厲烽,白若櫻本不抱期望,豈料他居然爽朗一笑,“就令白若櫻陪你,我跟她來日方長!”

誰跟你來日方長!

余下的兩日,厲烽都非常少出現,夜晚她都執拗留下來陪姥姥,他倒也不曾刁難她,但他瞧她的目光,愈來愈有種勢在必得的感覺。

不知是否幻覺,白若?;故竊謖戰崾?,選擇獨自離開回至了市區。

忙了一整日,厲烽倦怠地回至度假山莊,原覺得會聽見這些時日一般的歡聲笑語,豈料推開門唯有姥姥孤零零坐著,他眉心一蹙,“她人呢?”

“怎么她沒跟你說么?她工作忙,今日已然上班去了,約摸這會都回至市區了!”姥姥詫異地瞧著他,眸中還有多白若櫻的不舍。

瞧著姥姥對她的留戀,以及這幾日亂了的腦神,他真不曉得讓如此一個女人出現是對是錯,揉了揉倦怠的眉心,“我都忙忘啦!”

強鼓起精神陪姥姥到她睡下,厲烽回至了公館,一道道的躁意侵襲著他的腦神,可惡的女人居然敢不辭而別,誰借她的膽量?

他擺手讓傭人離開,此刻他不想任何人打攪,這類情緒遭人牽制的感覺非常不好!

傭人退出去之時,還是鼓起勇氣對正在焦躁中的厲烽言道:“少爺,今日您出去之后,白若櫻小姐來過了!”

“她來干嘛?”他詫異。

“我也不曉得,她從樓上臥房下來,就離開了!”傭人思量一番又補充道,“她是您帶回來的,我沒敢細問!”

讓傭人離開,厲烽徑直走入了臥房,床頭的屜子遭人拉開,他步去一瞧,里邊隨意擱置的幾千塊零花錢全數不見了,原來她是來當小偷的!

心中的躁意升級到了極致,厲烽忿怒得幾近忽略了屜子里的紙條,他焦躁地拿起,粗略地瞧了一遍,一掌就揉成了團。

江湖規矩,有借必還,還不忘提起他倆之間的約定,說還錢之日期望拿到那場砸車事件的所有錄像資料,他倒要瞧瞧這女人在玩什么鬼把戲!

猜你喜歡

  1. 總裁小說
  2. 都市小說
  3. 言情小說
  4. 耽美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